[The LOGO picture is from dA by ae-rie.]

博客以内文章全部练白龙中心或白摩相关。


· 这里是我的心脏,但到处是我的精神。

被冒险者[上]


改动了一些描写,但会让人舒服一点。

那么开始了:


正是风吹草飘摇之时。

他从印着黄色五星的大红色降落伞里匍匐出来,手肘撑着自己的身子,粗喊了一声翻躺过来,蓝色的眼睛正映出夏日正午的天空。远处的风追过来,一株草折了腰,所有的草都往后倒。阔瀚的草原像一匹动物的皮毛。

这里是扎伊尔盆地,是坐落于非洲境内、位于下几内亚高原、南非高原、东非高原及低小的阿赞德高原之间的世界最大盆地。半个小时前这个中国男子穿过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境上,被放逐在这个巨大的凹形沙发窝里,来以战斗度过他的成人礼。


年轻的男子沉默着起身,俯瞰远处山的阴影。他摘掉帽子,感觉自己正头顶着太阳。蓝黑色的头发和浅土的夹克...

被冒险者[中]

我不管白摩怎样了,但这个债让我先还一点,虽然是很久以前写的了……。上部仍然没有修改到满意,在这里没脸放。所以在博客里。我现在什么都不管了!哈哈!

开始了:

 这是他第三次倒下的第一次醒来。

他心里烦躁得要疯了,眉头紧蹙在一块儿,只盼望这一次不要一睁眼就是绿色的雨林了。上天听闻他的意愿,他醒过来时,终于没有闻到空气里的湿润的泥土的味道,但紧张还是爬上了他的心头——他的眼睛被什么东西绑住,绑的不是很紧,挡光却很好;但说不定现在已是晚上了呢?另外手也被捆住放在身前,什么都碰不到,很糟糕。所以周围是什么样,现在一点感受都未在他脑中成型。

他试着偏过头,能感到有风从吹过——在室外。过了...

木鹰头 脸狼手

[ 放弃你的仇恨。塞拉斯命令自己,宽容那些冒犯你的人。]

脸狼经过荒原,听到那个流浪者在念书。他见到他很多天,这个人都呆在同一块石头上。木鹰告诉他,我们今天的伙食就这个人这儿。脸狼贴近了一些,动了动鼻子,闻到他旁边的包里传出的沉甸甸的肉的味道。

这是这个小家伙第一次干这种活,他心中涌现起兴奋的紧张,肢体相接着也不知道该前还是该后。按平常来,这些事都是木鹰负责的,他独自出去,到了中午时分就带着肉回来。脸狼管吃,中间有时想向木鹰搭几句话,诸如问问这些肉到底是怎么来的,或者就想单单夸夸木鹰,但他总是忘记,没办法,只能之后再补偿,他便对木鹰笑——他笑起来仿佛个小孩,他自己的狼牙都要被他的...

三个短篇

  • 8/19/2014    倘若房里没有人,那么即是心房里,真住了这唯一人吧


“我现在好想亲你。”

白龙仰着醉醺醺的脸躺着。尚才他还闭着眼,不知天昏地暗地蜷着身子在床沿,几乎要摔下去了。他也不知对谁说的上席这话,这时他又翻了个身,迷迷糊糊地跪在白床单上了。他把手平摊着,头往下垂,腰就弓起来,如同孩子在子宫里一样。

他垂下去,感觉自己的头正垫在别人绵绵的垫子上。他脑海中浮现出来的,使他微微地笑着、笑着。他将手放进她的背下去,向上托起来,软乎乎,轻飘飘的,全然不是一个有能力把自己抱起的人的身体。但是否吹一口气,她就会飞到田野里,飘进溪流里去了呢?他不...

柔镣



那么开始了:


“要打架,就该好好打。年轻人,全力以赴才是尊重对手。”

练白龙感觉自己脑袋上还是痛得来回荡着圈纹的时候,眼睛上,太阳底下,就突然起来这么一个声音。宽厚的男声,是属于一个对射过脸来的箭矢有本事睁着眼睛的男人的声音。

他的手腕带着人被男人拉起,大刀也被这人拾起。

 “抱歉。“他起来,边致歉,但也不知道到底是在为什么道歉。他尽力站稳睁开自己的眼睛,一边努力回想,刚才他紧着眼瞥到这个男人的脸,果然是非常熟悉的。见到前辈却...

被冒险者 [上]

进行了一些描写的更正,让人读起来舒服一些。将文章转移至:

http://pupumonkey.lofter.com/post/23d1d9_71f13a6

软刃

她正蓄势宛如斑豹。埋武器入沙土,收锐气进眼眸。

只是稍时的对峙。不远处的刀柄开始挥动空气——法纳利斯的野狼的嗅觉使她上前并身体前屈,沙子被有力的脚趾踢向后方,脚下带出更深的泥土来。她开始移动快跑向前,两人快接近一臂的距离,她绑着黑带的小腿从地面掠起,一并扬起的沙土也是细微而尖锐的武器,但目标低腰闪过,往上飞起的发带绕到她腿上的皮肤继而滑下,两方分别具有的绝对的速度摩擦而发出长绵的声响。 

 他快速地偏着头以应对少女横冲过来的足风。仅仅是风而已,就如同热丛里猛鳄的上下齿,张合的锋利将他直往后逼。山鹰与野虎在摩尔迦娜的双足上奔跑与厮杀,自由与野性的新鲜血液铸就她的生命,过往...

「 隅谷之王」

之后的日子会对本篇进行大的修改更新,所以只透露出章节一的部分。抱歉了各位。

另外思考了很久,接下来要写的剧情对原作里白摩的走向有很大不合。我会考虑可能更改甚至弃掉,如果是后者的话我先对各位同好鞠个躬了。


※白摩中心
※环太平洋世界观

2013年,我成长的这个星球曾经历过一场巨大的灾难。

地球中间的裂缝,两个空间相连起的桥梁,使得这个大陆上出现了一种类似于哥斯拉的、名为kaiju的庞然怪物,在八月份初次登陆了美国的旧金山。

那时我只有十五岁,和自己的亲人一同居住在离美国隔一个大洋的东方国家里。但即便是这样,每天入眠后的漆黑的夜里,我仍旧能感受到从大洋彼岸传过来的、颤动...

© 花果山 | Powered by LOFTER